2019年9月19日 星期四

仇恨、恐懼已置於公義、道德、法律之上

前幾天,我的朋友只是在FACEBOOK表達反暴力的意見而被人起底攻擊,而攻擊對象更牽涉到她任職的公司,要求公司為此交代,香港社會變得很恐怖,反暴力也變成有違公義般被聲討。

有人常說要守護香港的民主、自由、法治、反警察濫捕或濫暴等,應廣受支持,為何出現反對聲音?皆因他們通過一系列有違傳統道德的行徑去爭取公義,令社會歪風不斷,除街頭及家庭暴力外,學生再不尊師重道,大學生圍堵校長,中學生圍堵學校,公司職員濫用職權,肆意侵犯客戶私隱並公開,網絡充斥起底欺凌,竊錄閉門會議對話並公開,問題已不是在社交媒體上unfriend、阻礙別人上下班等那麼簡單,而牽涉到踐踏道德的問題了。

原本所謂的公義與傳統道德價值觀並沒有相違背,為何道德淪亡至此?依我觀察,他們就是把仇恨及恐懼置於公義之上,而仇恨的對象就是中共政權、香港政府、警察及反對他們的市民,可是,中共政權、香港政府、警察正正就是執行法律者,所以在仇恨的驅使下,可漠視法律,而反對他們的市民,往往是父母、校長、老師、長輩等堅信傳統道德者,於是道德也被踐踏,其實不論黃藍,都已經把仇恨及恐懼凌駕於公義、正義、道德、法治之上,引發一場摧毀道德法治公義的運動,而黃藍加起來的人數,我相信已是香港的大多數人了,何其恐怖,何其悲哀。


2019年9月15日 星期日

香港的言論自由已壽終正寢



李嘉誠的黃台論被黃絲曲解為誠哥支持是次運動,而藍絲群起攻擊誠哥縱容暴徒,害得誠哥急忙出來解話,我只覺得,誠哥只是希望以愛化解暴力,以誠哥的江湖地位,一篇中立的黃台論也被打壓至如此田地,香港的言論自由已死。

上星期小弟在FACEBOOK發表了一篇文章,想為年輕人平反,希望大家要多明白今時今日年輕人所面對的困難,不是我們成年人想得那麼簡單,亦希望大家要理性一點,不要把所有年輕人標籤成「暴徒」,豈料被大量藍絲圍剿,我嘗試跟他們理性討論,結果得到的回應都是「他們都是廢青」、「99.9%都是暴徒」、「你發表的是低質文章」等謾罵,最令人傷痛的,就是有多人叫我去死,這跟黃絲標籤所有警察是黑警有何分別?藍絲亦標籤所有年輕人是暴徒,這種標籤效應極不理性,在非黃即藍的氛圍下,我宣佈香港言論自由已壽終正寢。

2019年9月14日 星期六

香港人的自我陶醉

昨天是中秋節,大批香港人攀上獅子山唱歌,喊口號,儘管人多,但秩序井然,在鏡頭下,香港人展現出和平理性,記者訪問市民時,市民都為此而激動落淚。之前從一些前線示威者口中了解到,原來在前線,儘管氣氛是多麼的緊張,「手足」之間總會互相扶持,齊上齊落,十分團結,無畏無懼,這都是在89民運過後我從未遇見過的感人場面,眾人現在指我泯滅人性也許是對的,因為我對此沒有絲毫的感動,且有點恐懼,我恐懼的是香港人的團結,為的卻是空洞的口號,繼續高呼「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其中一些訴求基本上是不可能亦不可以,又多了一些「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聲音,這個口號更空洞,有人跟我解釋是要推倒重來,但我只見每天的推倒欄杆、水馬及垃圾箱,看不到「重來」的宏圖願景,而令我最恐懼的,就是大量香港人站出來支持這樣的空洞意念(可能已是大部分香港人了),沒錯,經過三個月的抗爭,中國及香港政府束手無策,藍絲的什麼撐警大行動都消聲匿跡,開始變得沈鬱,我們這些小眾就被打壓得不可再發聲,連勸喻都不可以,連FACEBOOK都不敢再用,「香港人」看似走在勝利的道路上,陶醉於團結和諧當中,嚮往相互之間給予的存在感,可悲的是,沒有明確的目標,只會前路茫茫,香港人!好好享受這一刻的陶醉吧!甦醒過後,不知世界會變成怎樣的糟啊!

我看過在世界上很多社會運動早期民眾都很自律,很團結,可惜時間久了,有人會因身心俱疲而變得渙散,有人按捺不住而躁動,甚至出現內部鬥爭,所以推手要不斷策動群眾參與活動來維繫抗爭的動力,可是,給人最大的推動力往往是明確的目標,需要大家可預見的宏圖願景,而不是空洞的口號或喊著獨立。

2019年9月10日 星期二

一棵老樹


很久沒做運動了,今早七時便去打籃球,發覺籃球場光了很多,但同時熱了很多,休息時才發覺,原來在球場旁的一棵老樹被斬斷了。

這棵老樹,之前矗立在球場與小路之間,微微向小路傾斜,每次路過,像我這般個子高大的,總要屈身才不會碰頭,斬斷了真的方便了行人,可是到今天打籃球,才若有所失。

或許過路人比在球場做運動的人多,大樹都是時候倒下,不要阻著人家的路,偶爾我會想起它曾經在此為人遮風擋雨擋太陽便是了。

2019年9月5日 星期四

可恥的偽崇高

近年跟許多朋友閒談旅遊經歷中當地人必然問的一條問題"Where do you come from?" 大家都會答香港,但當人家再問"Where is Hongkong?/Part of China now?" 朋友都很不願意的答,一個小小的問題,造成今天大大的亂局,昨天看了一篇文章,分析和理非與勇武的關係,談及勇武需要和理非人數上的支持,和理非需要勇武對政府的施壓,所以和理非一向都不譴責勇武的暴行,還說著「不割席,不篤灰」,當你罵著警察濫暴的同時,對暴徒暴行視而不見,不割席,不篤灰,這叫公義?我一直和你們一起譴責暴力,原來被你們利用來支援暴徒,我很失望,和平?理性?非暴力?你們什麼都不是,而勇武派,打著「時代革命,光復香港」的旗號,根本就是要脫離中國,跟獨立無異,口口聲聲無畏無懼,卻連「獨立」二字都不敢喊出來,連以真面目示人都不敢,你畏什麼?你懼什麼?我討厭這群虛偽的懦夫,只懂蒙面作破壞,作欺凌,最討厭就是說著守護香港,守護我們一直都沒有的民主,守護只有你講,任你打壓的自由,守護你天天正在破壞的法治,我呸!和理非們,你問心,是否想藉著勇武派的年輕人幫你擺脫中國人的身份?用人家的性命達到自己所想又不敢做的事?這更可恥虛偽,一朝屠城,我打賭你們一定出賣這群年輕人啦!

我認錯了廢物是人,可惜我要跟它玉石俱焚。

林鄭昨天終於宣佈徹回逃犯條例,我估她都是想釋出善意,希望和平解決風波,儘管遲了,亦仍然拒絕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但政府總算先製造了對話空間,讓大家「埋枱」,我一向覺得和勇武沒什麼對話空間,但泛民或民陣較理性,應該都想解決問題,可是在晚上看到他們及學生領袖的回應,卻令人失望,而且擺出來的姿態高傲自負,氣焰更盛,我一直都去體會年輕人及和理非的心情,探索問題的核心,在社交平台嘗試站在中間位置,緩和黃藍氣氛,理性討論,我錯了,其實泛民及一群年輕人只想看見政府倒台,把一個又一個的特首及官員拉下馬,把任何有心為香港的人都要拉下來,把所有反對他們的聲音以包圍謾罵及侮辱的方式打壓,最卑鄙的,就是為下一代洗腦,要小孩子成為他們的破壞工具,並掩護他們繼續破壞,讓香港永遠成為一個熱廚房,賢人盡去,讓他們胡作非為,香港給他們玩過夠了,就提升國家層面,現在不是共產黨要搞香港,相反,是香港人自己破壞一國兩制去搞共產黨,我祝他們攬炒成功,祝賀他們成功摧毀香港,我亦打算陪葬,和他們玉石俱焚,但我相信,對比起一班只懂怨政府的廢物,我一定可以跌倒後再站起來,儘管日後有能力,我亦不會再幫這群廢物,廢物的歸宿是堆田區,勿污染我們的社區。

2019年9月4日 星期三

歷煉培養出的獨立思考

近期有很多家長說,要培養小孩子的獨立思考,避免日後給共產黨洗腦,有人誤以為靠教育可培養獨立思考,如果你遇上一些好老師,他從不給你答案,他只會為你找出矛盾點,引導你去思考,摒棄一些傳統認知,由你自己去找出答案,真的能培養出你的獨立思考能力,可是,我遇到大部分的文史哲老師,尤其我們中國人,都是「教書」,把所有他/她的認知及判斷灌輸給我們,與洗腦無異。

我的看法是,經歷才是培養獨立思考的最重要元素,尤其是失敗的經歷,可能是考試失敗,失戀,仕途不如意,甚至事業失敗,最痛者莫過於生離死別,這些經歷中你會遇上很多矛盾,例如我已經很努力讀書,為何成績那麼差勁?我已經為她付出很多,為何她選擇別的男孩?由理所當然的價值觀上出現矛盾,你開始懷疑傳統認知,獨立思考的空間便出現了,經個獨立思考的過程,會找出答案,為人生重新定位再出發,所以歷煉愈多的人,獨立思考能力愈強,對抗洗腦的能力愈高,因為他們凡事都不會以單一角度或社會既定角度去認知。

有朋友問及,他的好友擁有高學歷,人生經驗豐富,且成就非凡,為何近期對著黃媒資訊像被洗腦一樣,否定一切異見,只懂謾罵,有些行為跟暴民無異,上文提到,獨立思考或抗洗腦能力跟學歷及成就無關,而他的經歷,可能都是成功的經歷,當中沒有經歷太大的矛盾,無需思考太多,反更容易被洗腦,甚至因個人成功非凡而自負,看不起持異見人士,所以在近月發生的大規模洗腦工程中,很多歷煉多的師奶、阿叔反而較學者老師大學生還要清醒。

除了歷煉夠的人難被洗腦外,世間上還有一種人難被洗腦,就是已被洗腦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