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12日 星期四

美國打壓華為的,不是產品,而是標準

從沒證據地指控華為系統有「後門」程式至考慮把華為剔出美國銀行體系,美國政府決心打壓華為是非常明顯的,一般評論認為這是一場中美科技戰,美國一心要拖慢中國5G的發展速度,製造時間空間讓自己的技術可再超越中國,但我覺得並不是這麼簡單,我覺得美國要打壓華為的,不只是技術層面,更不單是產品方面的銷售,而是一項重要的國際標準。


美國戰後輸出最大的,不只是商品,不只是企業管理制度,而是一套國際標準,例如以美金作結算貨幣,或標準普爾(Standard & Poor's)制定企業以至國家的信貸評級,又或在藥品監控及其他層面,美國同樣輸出不同標準讓世界各國遵守,而掌握各個範疇的標準,就等於掌握整個世界,試問任何高低、強弱、快慢、甚至黑白對錯都掌握在你手,你不是王,還有誰是?而5G的技術標準,一旦落入中國手上,即中國掌控了未來全世界的通訊標準,試問王者怎會安心?所以要建立以美國為中心的5G標準之前,必先摧毀中國的5G標準及其產品。

其實早在3G年代,中國已開始自主開發TD-SCDMA制式,不過技術還未及歐洲以GSM為基礎開發的WCDMA成熟和普及,當年以中國移動作先鋒帶動的TD制式,速度慢,缺乏手機配合,劣評如潮,跟著在4G年代,技術及兼容性明顯改善,速度快且手機生產商的配合,技術得以普及,亦要多得國產手機品牌如小米、華為等冒起及配合,美國及歐洲各國應該想不到十年光景,中國的5G技術竟超越他們,連歐洲各國都轉用華為所建的5G網絡,試問美國作為王者,怎容得下其壟斷地位被動搖?所以我看美國打壓的,乃非美國所建立的一套通訊標準,是恐懼中國新建的世界秩序,而不是什麼產品安全威脅或什麼違反制裁規例,這都是打壓藉口而已。

2019年12月11日 星期三

新彊人權問題的反思

繼香港人權法,美國國會又通過新彊人權法,直斥中國打壓新彊人權自由,中國政府一如以往指責美國粗暴干預內政,歐美新聞都找來幾個新彊人講解如何被中國政府欺壓,而中國政府就不停播放著教育營內何等和諧景象,我對兩者所宣傳的,都有保留,我早幾年在廣州工作,的確有彊獨份子發動幾次孤狼式的襲擊,我相信在新彊,此等暴力事件應更為嚴重,因此,我相信中國政府會把大量受極端思想所影響的新彊人關押在教育營,限制了部分新彊人的自由,但不會像歐美傳媒所指,大量新彊人被關押虐打,如果真的屬實,一眾回教國家早以發炮攻擊中國,何會等基督教國家來解救回教徒?且看以色列在猶太殖民區怎樣對待回教徒,又且看美國在過往數十年在中東發動的所謂反恐戰爭,又看看美國被揭發在古巴關塔那摩基地對待囚犯的暴行,相對中國的再教育或被稱洗腦的做法,誰不人道?所以在現今世代,高呼公義的人往往帶著雙重標準,視公義為攻擊敵人的工具而已,看看那麼多年來如阿爾蓋達,伊斯蘭國等恐怖分子,主要襲擊的對象是誰?就知道真正傷害回教徒的,正是指責中國的歐美國家,我開始相信,新彊的極端主義,根源不是來自伊斯蘭世界,而是歐美,又是玩弄類似現今香港的把戲,讓自己人打自己人,旨在拖著中國的後腿而已。

2019年12月1日 星期日

策劃一次完美風暴

引言
一場反修例運動,震撼國際,我不相信是巧合出現,一切似乎早有部署,可能在2014年佔中前後已經開始策劃,我嘗試以朋友在前線的資料提供及多月來的觀察,拆解這場完美風暴是如何策動及預視最终結果。

先決條件
1. 本土主義抬頭
香港人在七、八十年代經濟起飛,在中國及台灣還在封閉的同時,受著西方殖民政府的影響,培養出一種獨特的本土意識,97回歸後,在教育改革下反而跟中國人的身份愈走愈遠,為「反中」奠下基礎。

2.外向型經濟
香港是國際大都會,資本人流自由進出,不難受外國勢力及資本滲透。

3. 網絡基建完善
香港擁有世界數一數二的流動網絡,網絡使用者基本上不受監管,資訊發達和自由提供文宣團隊有效的宣傳及洗腦渠道。

4. 愛心滿載的香港人
仇恨原來是可以利用愛心而建立的,成為整個運動的能量泉源,以下會詳細說明。

策劃期 
1. 確定目標
反送中只是用作包裝及欺騙群眾的目標,真正的目標是反中,而反中的理由,大概如下︰

  • 對某些人來說,潛藏的目標可能是香港獨立,要名正言順的脫離中國。
  • 對泛民來說,可能是要奪回香港治權,不再受中央左右。
  • 對外國來說,大概以香港拖著中國後腿,壓制中國崛起之勢頭。
  • 對台灣而言,香港的動亂可証明一國兩制行不通,中國休想以一國兩制統一台灣,再者,民進黨可利用香港問題左右來年總統選舉選情。

這幾個利益團體雖然目標不盡相同,但在擁有共同的敵人下,可互相利用,而幕後推手或連繫者,必是潛藏於其中之一,觀乎現時香港人欲與中國切割的心態,我覺得港獨分子嫌疑最大。

2. 建立物資供應鏈
反修例運動至今,大量雨傘、防毒面罩、安全帽以至汽油彈等供應源源不絕,警方亦多次在工廠大廈及住宅搜出大量暴動物資,而從示威現場觀察所得,一車車的物資運送到現場,再由示威者自發地分發,不難想像背後有完善的物資供應鏈,至於財務經費,大致來自一些與中國敵對的本地財閥及NED等外國支援民主運動組織吧!

3. 招兵買馬
3.1 戰鬥團隊
招務勇武的年輕人負責前線煽動警民衝突,當中有步兵作正面攻擊之餘,亦有哨兵,用作在戰鬥前後觀察敵情及監視團隊內的一舉一動,保護在場隊員不被拍攝,保護他們不被拆穿身份及提防內鬼。

3.2 補給團隊
在建立供應鏈後,就開始租用倉庫,儲存物資,亦要準備車輛作運輸用途,當爆發運動時,即啟動整個供應鏈,同時運用一些空殼公司開設銀行戶口,方便資金往來,作購買物資及海外內文宣之用。

3.3 文宣團隊
僱用一些活躍於社交平台的人員負責國內外的宣傳及民眾的洗腦工程,是整個運動的決定勝部分,其工作就是在運動之前搜尋相關中國及香港政府的負面新聞,將其無限放大,累積民眾對中國及香港政府的猜疑、不滿、甚至仇恨,而我所指的民眾,包括網上及傳統傳媒工作者,他們會是日後整場運動發揮最大影響力。


4. 找尋觸發點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其實,佔中、魚蛋革命、高鐵一地兩檢等早已是被策劃者認定的觸發點,只是未能引發大規模群眾運動及衝突,反修例運動引來民眾及法律界、商界的疑慮,再引發大規模示威,期待的觸發點終於在6月12日出現。

4.1 分發物資
示威當日已有人放風警察會鎮壓,引起群眾防備,補給團隊開始「細心」地分發雨傘,安全帽等保護裝備,群眾在一片和、理、非的氛圍下自發傳送物資並做好保護工作,警方亦嚴陣以待,見示威者擁有裝備便誤以為一眾是暴徒,激烈戰鬥一觸即發。

4.2 煽動警民衝突
戰鬥團隊開始掘磚擲向警察,警方自然採取行動驅散,戰鬥團隊工作完畢撤退,一切交給在場民眾,自由發揮任警察虐打逮捕。

4.3 警民關係破裂
文宣組在這決定勝時刻出動,鋪天蓋地直播警察如何殘暴對待示威者,而傳媒的鏡頭,同樣地捕捉著警察追打手無寸鐵的示威者,不論你身處現場,或在手機、電視觀看到的,都是警暴,群眾對一向以來信任的香港警隊,信心開始動搖。


行動期

6.12之後,民陣提出「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其實對於策劃者來說,什麼訴求不重要,最緊要是不斷進行示威活動,而工作不外乎以下幾項重複的工序︰

1. 收買人心
每次行動參與者或主導者,都會由一群對記者、對街坊、對醫護、對消防都彬彬有禮的年輕人組成,為在場市民提供保護裝備,形造年輕人關懷社群的和諧氣氛,且喊著為香港未來的口號,得到民眾支持,形成以後「不割席,不篤灰」的穩固基礎。

2. 製造警暴
在每次群眾運動中,戰鬥團隊都會混入人群,當和平示威終結時,就向在場警察挑釁,旨在令警察以暴力回應。721元朗襲擊案就可能在沒有預期下造成社會傷害,文宣成功地把警察與黑社會劃為同類,警察的形象更加被惡魔化,以後被市民辱罵為「黑社會」、「黑警」等惡名。

3. 把愛心轉化作仇恨
又是文宣發揮的時候,當一群在群眾心目中充滿愛心的年輕人受警察虐打,一批批的傷重入院,醫生護士怎樣看虐打年輕人的警察?老師看見自己平日乖巧的學生被警察打至頭破血流,又會怎樣看警察?以保護年輕人為天職的社工、教會人士看見年輕人被警察傷害,甚或侵犯,又會怎樣看警察?當這些愛心行業及團體一同聲討警察,市民又怎樣看警察?這樣就做到全民仇警,開始有人說︰「沒有警察,天下太平」,成功地把愛心轉化為仇恨。

4. 催毀傳統價值觀及道德觀念
當警察被塑造成魔鬼,魔鬼執行的法律,便變成惡法,當年輕人襲擊警察,甚至襲擊支持警察人士,都被認為只是對抗不公而戰,漸漸把年輕人的暴力理順化,甚至對他們殺人放火燒鋪的行為都視而不見,當年輕人圍堵校園、謾罵校長、老師,大家還是視而不見,一句「黃藍是政見,黑白是良知」,就把所有不支持年輕人的人士扣上沒良知的帽子,一句「沒有暴徒、只有暴政」把所有暴行的責任都推到政府及共產黨身上,整體社會已接受違法及暴力行為,甚至對著一些明知是抹黑警察的行為,群眾都選擇相信,社會已達到完全失去理智,黑白不分的地步,在法治精神及道德觀念全面崩潰下,暴徒可肆意打壓異己、縱火堵路、襲擊警察,無所不為,反得民眾支持。

5. 滅聲行動
不是所有傳媒都受文宣組所影響,官媒及有些傳統媒體如TVB還是持有站在政府一方或中立的態度,他們會報導示威者的暴力及私了等負面行為,文宣組會不斷抹黑這些傳媒的可信性,例如針對其中資背景,或炒作其與中國的聯繫等,用意是要民眾遠離不利反中的資訊,要群眾集中觀看警察濫暴的血腥畫面,以增加民眾對警察的仇恨,繼續反中。

除了針對媒體,也針對個別在社交媒體的理性中肯評論,把良知掛在政見之上,收窄群眾思考及包容空間,這些中肯理性的言論很快會被群眾圍剿或恐嚇而滅聲,以去除洗腦工程的障礙。

在滅聲的情況下,政府、官媒及警察發報的消息卻變成小眾消息,容易被文宣組及大眾傳媒曲解及抹黑,把民眾的怒火燒得更熱騰騰,真相真理都付諸流水了。

6. 制服誘惑
團結象徵對一個團隊來說是非常重要的,如軍人、警察、醫護、消防都有制服,除象徵其職能及所屬團隊外,更象徵著重要的意義,文宣組通過以上行動把解放軍保家衛國的象徵牽連上六四事件,使解放軍變成屠殺人民的機器,把警察的制服象徵由除暴安良變成殺滅年輕人的屠夫,更厲害的,就是把黑衣、蒙面Full Gear的暴徒塑造成義士,令年輕人爭相倣效,一穿上GEAR就有無比勇氣,挑戰強權,連實彈真槍也不怕,所以,真正僱用的戰士不用太多,只要用文宣吸引年輕人加入「義士」行列,包括中小學生,那就有源源不絕的兵源了。


收成期
民眾被文宣的團團包圍下,已成為反政府、反建制的忠實分子,剛剛完成的區議會,把以上的行動轉到選票上,泛民及本土派大勝而回,因而得到數以十憶的公帑利益,脅民意奪權的時刻到了。

區議會得到的只是地區資源,沒有實權,更進一步是要控制立法會,但今次投票只是議席上是9比1,實質選票是6比4,在比例代表的選舉制度下,反中勢力在2020年還未能控制立法會,所以我預計亂局一定要持續,警民關係繼續惡化,而且要搞至民不聊生,再靠文宣組把責任推到政府及警暴身上,那就可以在比例代表制下再大勝一將。

取得立法會,便可以癱瘓政府運作,當中國政府感到特區政府已無力管治,在保護香港的繁榮穩定的基礎上可能要妥協,撤換特首,解散行政會議,批准雙普選,讓較溫和的泛民上場執政,此刻,完美風暴到達風眼,市民可帶著渴望多年的選票享受一刻寧靜。

當泛民走入建制,建立民主政府,風暴又會再次來臨,另一勢力重施故技,又是通過仇恨陷泛民政府不義,但今回簡單得多,只要主導了民眾情緒,就能以選票奪權,選出一個脅民意一心脫離中國的領導班子,我相信中國政府絕不會交出主權,但可能在無可奈何下放棄了治權,誰是整場幕後黑手,可能要到這一刻才有分曉,可是,當他成為建制,又會面對另一股勢力以相同技倆奪權,跟現在的歐洲一樣,政黨更替此起彼落,從此香港混亂一片。

總結
不要以為整個運動的團隊很龐大,其實只要文宣成功掌控網絡媒體,就可以成功建立一種暴亂的生態圈,只要植入公義入內,有人會自發出來搞示威,搞暴動,以上的行動,只要派少量人士作觀察協調便可,當民眾熱情有減退跡象,再主動出擊挑撥還未遲。

我相信很多香港人都不會認同以上我的說法,包括我的朋友及家人,希望有朝一日,大家甦醒過來,更希望以上的分析只是我杯弓蛇影,癡人說夢,香港原來正走向公義和平的大道,理性的是大家而不是我。願榮光歸於主







2019年11月26日 星期二

引火自焚

等了多日,和理非終於出動營救理大勇武派的示威者,警方批准部分泛民議員(和理非)進入理大,跟留守示威者商討後,示威者仍然留守理大,在媒體上的表現,示威者相對溫和,還叫在外的手足不要作無為犧牲,昨晚勇武派在尖沙咀亦沒有攻擊警察,看來和理非與勇武又達成一些秘密協議,修補了與勇武在中大橋引發的分歧,繼續跟政府及警察周旋,勇武派已成了和理非的利劍,當在制度上無法推倒政府,便動用勇武派及其文宣作攻擊,當制度上找到突破空間,就棄武奪權,區議會選舉就是最佳例子,我想說,和理非對勇武的利用,就像玩火一樣,不慎得罪勇武,或勇武派一次又一次感覺被出賣,會反過來咬和理非,甚或,勇武亦有所圖,當政棍成功推翻政權,解散警隊,勇武派更可以武裝奪權,和理非與勇武派的合作,有如當年美國與拉登合作抗擊蘇聯,當擊敗蘇聯,拉登還會受制於美國嗎?回看香港,當政府倒台,勇武還會被利用嗎?辛苦流血打回來的江山就此輕易拱手相讓給坐享其成的和理非嗎?而中國政府,在國際的壓力下,在香港人的拒絕下,亦不會干預香港事務太多,以古看今,香港亂局必定繼續下去。

2019年11月25日 星期一

有些東西,有錢有時間都不能修復

區議會選舉黃絲大勝,香港可能會暫時回歸平靜,市民可正常活動,政府暫時可回復正常運作,修橋補路加速進行中,股市樓市依舊暢旺,香港就得以重建麼?有些無形的資產,已遭破壞,不易修復。

首先是我們的法治觀念,自反修法例運動開始,暴徒四處破壞,有幾人多要受法律懲處?我想,大部分的暴徒仍然逍遙法外,再者,大眾把違法行為定性為反極權,反暴政,漠視法紀,一聲公民抗命就可以違法,香港人的法治精神已蕩然無存。

繼而是道德標準的消失,以往我們會持有對暴力反感,尊重別人,尤其對長輩,對師長,也會守護孩子,扶助弱勢社群,愛護公物等道德標準,一次反修例運動,一句「黑白是良知」,就可以衝破任何道德底線,可以以暴力私了異己,可以圍堵校長老師,可以欺凌弱小,可任意破壞「死物」,而破壞後現在我們修復了的,就只是死物而已,那些「生物」如何處理?誰能修復?

最後是人與人之間的信任,這牽涉到親情、友情、愛情,在反修例風波中,我與多位親友關係決裂,亦有朋友因與伴侶的意見不合而分手,因整個運動都暴露了大家最核心的深層價值觀,大家的道德標準,體驗到對方醜惡的一面,人與人之間充滿侮辱、虛偽、出賣,破壞一直以來大家的互信互助的關係,而這種牽涉深層價值觀的決裂,極難修補。

總括而言,只要有錢有時間,硬件是可以很快修復的,但中了毒的軟件,不是安裝一兩個防毒軟件就可以修復,而且今次香港中毒很深,必須重新安裝軟硬件,才能切底去「毒」,可悲的是,大家應該選擇了與毒同行了。

我們變成小數族裔的中國香港人了

區議會選舉塵埃落定,我原先估計我是屬於香港沈默的大多數,結果出來,原來我是沉默的小數,今後更成為了香港小數族裔的中國人,民主精神是信奉集體智慧的,既然民眾亦選擇了,無需多拗,一是選擇改變自己所想、所信的,形合大眾,看風使𢃇是中國人的強項啊!二是選擇退出,此處不留人,自有留人處,這也是中國人的強項,香港,再見!

2019年11月24日 星期日

豬窿豬窿快擦亮眼

昨天看了一個視頻,聽聽某大學講師講解香港地位為何不能被取締,講座結束時,引來大量掌聲,看來,大家為香港穩固的獨特地位而鼓掌,為著可見的將來,大陸沒有一個城市可取代香港而喜悅,我都贊成教授所闡述香港的獨特之處,例如香港是大陸資金的出入口,中國沒有一個像香港實行普通法的城市等等,可是,不能取締香港,不代表中國要依靠香港,阿里巴巴、百度等巨企不是老早跑到美國上市嗎?要香港批准嗎?在反修例運動期間,沒有了自由行,大陸人會因而沒有地方出外旅遊嗎?他們會因沒有香港來的奶粉而躁動焦慮嗎?人家已跑到老遠了,與超級大國周旋之同時,香港很快就連新加坡也敵不過,我們還在陶醉於那份獨特性嗎?豬窿豬窿快擦亮眼!醒吧!Wake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