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9月13日 星期日

香港人新常態

 

半島酒店房間被Staycation客人破壞,香港酒店工會發炮譴責,經過時代革命洗禮後的香港人,應該會這樣回應問題:
1. 有咩咁大件事,我哋破壞嘅都係死物。
2. 我有我嘅自由!
3. 我有交稅架!
4. 告我都唔怕,坐監會令人生更精彩


2020年9月12日 星期六

香港人的怒吼與政苦的回應


香港人︰打壓言論自由

政苦︰是啊!給你們言論自由,每天你就只會咒罵警察,侮辱中國,鼓吹仇恨。


香港人︰干預司法、立法

政苦︰是啊!給你三權分立,就天天拖著政府施政,癱瘓政府運作。


香港人︰警察濫捕

政苦︰是啊!給你們上街示威,你們又襲警燒車堵路。


香港人︰加油

政苦︰是啊!你們把汽油都灌進玻璃瓶了。


香港人︰拒聽年輕人的聲音

政苦︰是啊!聽來聽去,都是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五大訴求,缺一不可,近期多了一句香港獨立,唯一出路。


香港人︰封大陸關

政苦︰是啊!大陸一早已封香港關了。


香港人︰窒礙民主進程?

政苦︰是啊!給你們民主的話,等於以上都給你們,後果不堪設想。


黃絲的概括分類


過往一年,反修例運動中把香港人分成黃藍,從朋友的傾談及個人觀察中,黃絲也有不同的取態及背景,我嘗試概括如下︰

仇視中國的一群
這群人以年輕人居多,對中國的認識來源,只限於書本、媒體、自由行及水貨客,從不打算回國看看,概念上中國人是污穢、無禮、沒道德的害蟲,完全否定自己中國人的身份,絕對歧視及憎恨中國人,堅持香港獨立是唯一的出路,有些更對殖民統治有美好幻想。

自尊心受損的一群
這群人很多都曾經或現在在中國內地工作,有些人享受過十多二十年前香港人在大陸的優越地位,但隨著中國人學識多了,眼界闊了,這群香港人慢慢被內地人所取締甚至超越,仕途不濟,因自尊心受損而心有不甘,歧視且仇視內地人。

曾身受共產黨壓迫的一群
這一群普遍是年長的,曾生活於中國大陸,經歷過大饑荒、文化大革命,真真正正受過迫害,徹徹底底對共產黨失去信任,但普遍他們都是仇共,而不是仇中。

崇尚利益的一群
這群人仇中只是為了利益,打著民主自由的旗號,早期「扮演」號召及帶領社會抗爭的角色,從中取利,而利不外乎議會議席的權力及利益集團的金錢交易,街頭抗爭的冒起令議會成為他們唯一的表演舞台,但幹不出什麼事來,既不討好勇武年輕人,又被政府視為眼中釘。

和理非
堅持以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手法爭取民主,以一國兩制抗拒中共統治,他們暗地裡否定自己中國人的身份,希望以回歸後50年時間脫離中國,不過,這群人大部分已加入仇中及支持暴力抗爭的一群,真正的和理非已變成極少數。

被年輕人打動的一群
這一群以成年女性居多,深受傳媒及文宣的影響,眼見年輕人受警察毒打,聽聞新屋嶺的被捕少女被警察施暴等事件,令他們仇警,自覺要保護年輕人但又做不到什麼而心感愧疚,他們對國民身份普遍含糊,偏向稱自己是香港人,但不太否認中國人的身份。

以上只是概括的歸納,黃絲的也有愛國,大體是疑共及仇共,我認識很多非黃或藍的都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也有反對警暴的,可見不是那麼輕易可以界定黃藍,簡單以黃藍把人分門別類,只是一種逃避思考的反智行為,完全沒有意義。




三權分立


最近三權分立被鬧得熱烘烘,以我認識,三權分立是指行政、立法、司法分立,不相互從屬而互相制衡,當特首林鄭說香港沒有三權分立時,內心即時糾結起來,以我理解特首所言,香港只有特首代表香港人匯報中央政府,而立法、司法不直接連繫中央,所以香港沒有三權分立,但從回歸以來立法會及法院都不是直接匯報行政長官,政府只有權提出法案給立法會審議,立法會通過後才成為法律,再由紀律部隊執法,交由法庭依據立法會通過的法律作審判,特首或行政會議不能直接管理立法及司法過程,分工清晰明確,合乎基本法所說的互相制衡及互相配合,儘管各級官員說這只是分工,不是分立,我仍覺得這就是三權分立。

分立也好,分工也好,只是一種表述,我覺得大家應該把焦點放回分立的目的,是要通過互相制衡來避免一人獨大,如果特首說沒有三權分立,那如何避免特首獨攬大權?如果特首回應市民可通過司法複核及議員可在立法會否決政府提案,那又回到三權分立了,特首不是自打嘴巴嗎?

要改變一個經年累月的概念,不是一時三刻,話變就變,是要經過重新思索,重新定義,再由社會各界,尤其學術界討論,最後以教育灌輸給新一代,國民教育亦然,我們在回歸後從來沒有定義過國民身份,社會何來討論?學校何來教育?結果出現了今天反中的新世代。



2020年8月19日 星期三

人類的命運


這一年,香港的反修例運動令香港人陷入反常,而這反常狀態更四散至世界,世界動盪不安,我一直埋首思索民眾燥動的源頭,誰是幕後推手,同時引發我自己對人性的反思及思索人類的命運。

人類本身是獨立個體,肌餓便通過殺戮去覓食,通過性欲令兩性交合生產下一代,跟飛禽走獸無異,但漸漸發現兩個人的掠奪比一個人有效,個體開始聚集起來,變成部族,但部族之間及部族內部仍然停留於弱肉強食的殺戮中,在掠奪中此起彼落,生靈塗炭,人類開始要借助一種力量去保護自身及部族,神便出現了,把神權付予部族領袖及巫師,以天子或太陽之子等名義控制對大自然不理解的群眾,君權與神權合一,使民眾對領袖敬畏,而隨神權而來的是一系列的誡條,界定是非黑白對錯,建立便於統治的個人核心價值,漸漸成為一種集體價值觀⋯道德,有違道德者,要受懲罰,法律便出現了,在道德法律抑壓人類原始殺戳及性慾下,人類擺脫了飛禽走獸的行為方式,停止殺戮姦淫,社會趨向穩定,開始有空研究可持續發展的農業、畜牧業,出現文明的雛型。

但人類的原始欲望從來沒有因為道德法律而消失,只是讓道德法律壓抑著原始的慾望,相反,通過對大自然的理解把農業、畜牧業、以至工業生產力大大提高,出現科學,通過科學,人類更有效地掠奪,掠奪敵人及大自然的資源,加以滿足其無窮的欲望。

大家不要忘記,人類文明起源的根本,是一套道德法律觀念,而道德法律觀念正在管控著人類原始的殺戮與慾望,但人類欲望不斷膨脹,穿梭法律道德漏洞也不能滿足其慾望,於是人類千方百計去摧毀道德及法律的圍牆,令其可以肆無忌彈地「自由」掠奪,恢復殺戮,姦淫,摧毀文明,走運的,人類可走回原點,不幸的,便走向滅絕,不過對大自然來說,人類的滅亡便是走運了。

今天對我來說,誰在說謊,誰被洗腦,誰對誰錯都不重要,我只想了解我們的原點,推敲我們的終點,在僅餘的時間,牽著愛人的手,朝著正確的方向,快樂地走到終點,才是我人生的意義。

2020年8月11日 星期二

殭屍人生

近年大量殭屍電影上畫,戲中殭屍萬變不離其中,沒有思想,生存只為追蹤血肉,他們不會自傷殘殺,遇上人類,齊上爭相襲擊,不知大家是否看得太多殭屍電影,潛移默化,不知不覺間自己也變成了殭屍,每天尋找攻擊目標,找到了群起而攻之,不再思考,盲目跟從,消滅了目標,又去找另一個,這種生態一向在互聯網世界風行,今時今日,這種殭屍生態也帶到現實世界,遇到不同意見者,可以肆無忌憚群毆他,遇上中國人,可以群起辱罵他,天天大家跟著文宣做同一樣的事,漸漸失去獨立思考能力,今天一齊買蘋果,明天一齊買橙,後天一齊買香蕉,生活有如行屍走肉,沒有意義,忘了初心,忘了自己喜歡的東西,忘記了愛,找到攻擊目標,會有一刻興奮,找不到目標,變得失落抱怨,一天走到人生盡頭,總覺得諸事不順,因為從來都沒有思考人生,認識世界,只是受導向地白活,如果你真的是為了什麼公義,為什麼自由,為什麼民主,請好好思考,今天你們齊上齊落所做的一切,會有什麼效果,可達到什麼目標,還是只為自我安慰,隨波逐流做點事而已,那有何意義。

2020年8月6日 星期四

失去了愛心的香港

過往大中華地區遇上天災,香港人都會組織大規模籌款活動,如汶川地震,華東水災,台灣地震等,今年中國又再遇上大洪水,可惜,香港再沒有任何賑災活動了,而更可怕的是,香港人竟然在這個時候幸災樂禍,其實在世界上任何一個角落遇上災難,我們都不應該以幸災樂禍的態度去嘲弄,因為受災的,都是無辜的災民,受害者往往是老弱婦孺,有什麼值得慶祝,儘管他們的國家有多不堪,我們都不應該落井下石,可是,我們香港人墮落至如斯歹毒,你不認祖國也算吧!為何眼見生靈塗炭,香港人會感到喜悅,剛剛看見一則網媒報導警務署長鄧炳強患「武肺」,在下面的留言真的令人毛骨悚然,活在一個天天只懂咒罵的社會中,真的令人窒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