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5月17日 星期一

叮噹大戰Q太郎

最近看了一齣電影《金鋼大戰哥斯拉》,視覺效果一流,情節緊湊,但就是有著一份炒冷飯的味道,金鋼與哥斯拉原本屬於兩齣不同電影的主角,現在將他們炒作一起拍一齣電影,就像早期的異形對Predator,蝙蝠俠對超人,又或不斷拍攝星球大戰前後左右上下傳,這意味著荷里活的科幻電影已走至樽頸位,需要新的創作,否則,任視覺效果怎樣出色,我們都會有看膩的一天,還看日本,《進擊的巨人》、《鬼滅之刃》、新海誠(しんかいまこと Shinkai Makoto)《你的名字》、《天氣之子》等動畫作品, 不斷創新,你絕不會看到叮噹大戰Q太郎之作。

供求失衡窒礙樂壇發展

昨晚觀看了TVB的新聞節目「星期日檔案」,分析音樂串流平台對傳統流行音樂發展的影響,一般受訪音樂人苦不堪言,三餐不保,依常理看,自從互聯網興起,人人都可以當歌手,在網上發報自己的作品,出路應該比以前多,為何音樂人的生活景況還比以前差,依我的角度看,此乃經濟學上的供求失衡問題,互聯網的確讓很多人有機會當歌手或唱作人,不用像以往般靠簽約唱片公司才有機會讓人認識,但洐生出另一個問題,就是太多歌手及唱作人同時在發報自己的作品,先不講求作品的質素,以量來說,已叫聽眾吃不消,而更重要的,以往娛樂較少,我們不是看電視,就是聽電台廣播或聽唱片,現在一開啟手上的智能電話,大家每天都忙於汲取海量資訊,觀看短片,又或沈迷於網絡遊戲,試問有多少時間靜心聽一首歌?所以,樂壇的競爭,不單只是音樂人之間的競爭,還有媒體間之競爭,而大家要爭取的對象,就是大眾的眼球及耳朵,當音樂發報的門檻低了,供應自然多,當民眾的眼球耳朵被其他媒體佔據了,需求自然下降,作為音樂人,莫講話大紅大紫,要搵兩餐也是問題。

2021年5月16日 星期日

忽然愛國

我之前探討過2019年香港人突然仇中的問題,今天想探究某些香港人忽然愛國的心態,最近我在社交媒體收到很多朋友傳來的短片及文章,當中都以歌頌祖國偉大及豐功偉績為主題的,在2019年前,我感覺不到部分朋友是這麼愛國,但經過黑暴洗禮後,我發現香港多了一群愛國者,先不談那些因利益而轉投祖國的香港人,有些的確是因為經歷政治運動而確立自己中國人身份的香港人,愛國變得理所當然,我自己亦都是當年經歷89民運而醒覺的一群,不過,我不排除有一群只是反黃而愛國,在反修例暴動期間,很多香港人以暴力或支持暴力抗爭來發洩反中情緒,引起一群追求繁榮安定及守法的香港人極之不滿,他們支持警察止暴制亂,於是社會分化成「仇警」及「撐警」兩大陣營,破壞了很多家庭、夫婦、情侶以及朋友之間的關係,而這種互相仇視的態度演化成非理性相反行為,即對方支持什麼,另一方便反對什麼,相反,對方反對什麼,另一方即支持什麼,如此一來,黃絲反共仇中,藍絲即變成愛國愛黨,於是出現忽然愛國一族,我說過愛是不理性的,當中包括愛國,但這種愛國,只是建立在恨之上的愛國情懷,極不理性,請大家分清楚感性的來源。

幫助別人是出於大愛?追求平等?憐憫?還是展示優越?

今天和大家說說故事,阿香與阿忠自小是好朋友,阿香家境富裕,讀書成績優異,阿忠則家貧,讀書成績大落後,而且操行差劣,常被老師罰留堂,但阿香頗同情阿忠,阿忠缺錢買飯,阿香送上午飯,阿忠成績差劣,阿香幫他補習,到中學時,阿忠發奮圖強,讀書成績突飛猛進,家境不知為何也富起來,有傳阿忠家人都是做一些勾當而成為暴發戶,但無從稽考,阿忠依然當阿香是好朋友,但阿香卻因為讀書成績被阿忠趕過而心有不甘,眼見阿忠出入有大房車接送而感到妒忌,阿香漸漸疏遠阿忠,到大學時期,兩人同讀一所大學,阿忠的成績超然,相反,阿香的成績大不如前,阿香心生不忿,開始憎恨阿忠,最後和阿忠反面,故事到此,究竟阿香小時候對阿忠的幫助,是出於那種追求平等或出於大愛?還是只不過想在阿忠身上得到一種優越感?如果是前者,阿香會為阿忠的成功而快樂,友情永固,若果是後者,雙方的友誼原來只建立在優劣之上,一旦身份地位變化,友情即被摧毀,所以,當大家幫助弱勢社群之時,也要搞清楚自己出於什麼心態去幫助,如果只是擦存在感、優越感,不如不幫也罷,留一點自尊給受助者吧! 我有些朋友會帶子女往貧窮地區作探訪,讓自己子女體驗一吓山區貧困生活的苦況,但大家需要謹記,我們教育子女憐憫的同時,亦需灌輸他們對平等的追求,培育大愛的精神,而不是學習那些膚淺的同情及施捨,那樣對子女,對世界才有貢獻。

受歧視者的反思

上一篇我提到歧視的問題,不過,大家不要一味譴責歧視者,受歧視者也要反思,前天跟一位在加拿大長大的友人飯聚,談到向加拿大銀行申請借貸,原來黑人的批核申請較白人難,表面上看,是一種歧視問題,不過在銀行或金融機構的風險控制角度上看,那是無可口非的,因黑人的壞賑一直被白人多,但友人亦提到,黑人壞賑較多的原因多是生意經營不善所致,而經營不善的原因,亦涉及他們的教育水平,歸根究底,又是接受教育機會不平等所致,結果,我們的討論陷於雞與雞蛋的關係,沒有結論,不過,令我反思的是,當我們被歧視的時候,是否要看看自身有什麼問題會令人看不起?我們所屬的族群是否做了一些令人側目的行為?例如內地自由行訪客,他們的插隊,隨地大小二便等行為的確令人討厭,而這些行為漸漸被人標籤成為整體中國人的行為,令我們被人看不起,所以,在譴責歧視的同時,大家都應該理性地想想,為何我們會讓人「看不起」,跟著從家庭教育及學校教育做起,走向文明,才不至於跌落雞與雞蛋的死胡同內。

歧視源於「看不起」

由黑人佛洛伊德被警察跪頸致窒息死亡的慘劇開始,全美國發起一場'Black Lives Matter'的反歧視運動,近月在歐美、澳洲等國又出現「反仇視亞裔」運動,一時之間,反歧視成為一個風潮,令我開始深思「歧視」的根源,我到過很多國家,幾乎所有國家都有歧視問題,除了種族歧視,還有性別歧視,階級歧視,職業歧視,對我來說,歧視源於「看不起」三個字,在中東國家,女性往往被男性認定是無知,弱小的,故此女性多被男性看不起,在美國,黑人多被視為犯罪分子或無業遊民,多被白人看不起,還顧香港,香港人一樣歧視印巴籍人士,又或歧視內地同胞,覺得他們沒有學識,沒有禮貌,甚至不潔,其實來來去去,都是看不起他人,所以,世界上有沒有平等?Sorry!我想都不敢想,人與人之間只要有高低差異,高者往往會看不起低者而造成歧視,所以我覺得,反歧視運動只是重整道德法律的一個過程,是有必要進行的,是要時刻提醒人類的劣根性,但永遠改變不了人與人之間「看不起」的本質,歧視只會一直存在著,沒法消除。

2021年5月10日 星期一

新彊種族滅絕的謊言

我曾到過阿美尼亞的Armenian Genocide Musuem,從阿美尼亞人口中講述被土耳其人種族滅絕的歷史,了解到種族滅絕,血流成河的可怕,到了今天,一邊聽到各大傳媒鋪天蓋地的說著中國政府在新彊正進行種族滅絕,屠殺維吾爾人,摧毀回教文化,另一邊廂看見友人在新彊旅遊,而且是自駕遊,到訪回教寺,在街上都是維吾爾人或回族市民,若果真的有種族滅絕的存在,維吾爾人還敢自由自在的逛街消遣?有香港人還辯駁說,維吾爾人是被一車車送入集中營被屠殺的,如果共產黨話要屠殺香港人,你還敢出街,我又當你勇敢地繼續上街抗爭,你還有心情在抗爭期間「行街、睇戲、食飯」?最有力証明新彊種族滅絕乃西方的謊言,就是中東回教世界的回應,這些結合皇權與神權的國家,宗教比任何都重要,如果有人話要滅絕回教徒,摧毀回教文化,伊朗、沙特阿拉伯、約旦等國怎會不發動聖戰?反而是一眾歐美國家出面捍衛回教徒,而過往幾十年,回教徒最討厭的國家,就是這些歐美大國,尤其是美國,我到過伊朗、約旦等國,雖然他不憎恨歐美人民,但對其政府在伊拉克所做成的破壞,對回教的不尊重,就痛恨不已,如果新彊真的出現種族滅絕,回教世界必會發動聖戰,怎會讓基督徒來捍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