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6月27日 星期六

容易恐慌的中國人

國安法尚未出台,我身邊的朋友已經急急刪除面書相關仇中仇警的言論,有些朋友跟我說香港再沒自由,再沒公義,要及早移民,香港人就是這樣,常常自己嚇自己,互相影響,容易患上集體驚恐症,好像國安法一出,就要拘捕所有香港返中國受刑般,在內地亦然,我跟國內友人談及國內為何新冠病毒疫情可控,她的回應是「怕死」,因為怕死,不敢外出,因為怕死,外出必帶口罩,原來恐懼都可以救國,現在我才明白,為何中國政府常常要維穩,因為中國人容易恐懼,唯有穩定的局面,穩住人心,社會才有安寧,但又不可過於進取,否則中國人容易狂喜,相互影響,形成羊群心理,社會會陷於瘋狂。

中國人容易恐慌,亦不善於處理危機,所以要找依靠,香港人不信任政府,更不信任中央,只好乾恐慌,想著移民逃避,依靠台灣,依靠英美,反觀內地,政府近年在多項措施舉動都爭取到人民信任,令人民面對疫情,一樣恐慌,但卻信任政府,心靈上找到依靠,沒有出現失控,所以香港人常常嘲笑中國政府事事以維穩為目標,目的單是鞏固政權,其實,如果政府不能成功維穩,中國人的恐慌可摧毀一切。

2020年6月23日 星期二

香港人

近期在各大媒體廣告不斷強調「香港人...」,什麼「香港人不易放棄」、「香港人一定得」之類,似乎大家都要討好香港人,畢竟這裡是香港,市場主導還是香港人吧!可是,我感覺商戶對「中國人」則有點刻意避而不談,看來香港還是參與「去中國化」當中,經過一年的黑暴,除了摧毀了地下鐵、交通燈外,還摧毀了中國人身份,大家好像很懼怕公開自己中國人的身份,紛紛強調自己是香港人,就連銀行、商戶都強調自己是香港人的這個那個,這樣下去,恐怕我們與中國人的身份愈走愈遠,儘管日後有國安法、國民教育,都不能恢復中國人的身份。

香港電台的應有角色


今早看了香港電台訪問程介明,程介明在訪問中不是預期中為政府護航,反而對教育政策提出一些跳脫的見解,儘管我不是全都贊同,但當中不乏客觀理性,而不是那些一味泛黃或泛藍的見解,香港電台的角色,就是要做一些大眾傳媒忽略而又有價值的節目,當在七、八十年代麗的電視及無線電視熱播豪門鬥爭電視劇的同時,香港電台便製作《獅子山下》,深入探討低下階層的生活,當大家把焦點都放在流行文化時,香港電台製作《文化長河》、《好想藝術》等節目,介紹非主流文化,近期我不喜歡香港電台,是因為在一遍反政府、反中國的聲音下,香港電台變得人云亦云,無形中以公帑反中亂港,而現在香港最需要的,不是《視點31》那種製造兩極矛盾的節目,而是像以上《鏗鏘說》可以帶出中容理性的聲音及中和社會氛圍的節目,再把杜汶澤、阿叻、羅冠聰、李梓敬等放在一起討論已再沒意思,只是讓觀眾們把戰場由街頭搬至香港電台,吵鬧一番,談不出什麼道理來,看看觀眾們的留言,又是一輪罵戰,有何意義?我想,香港電台不應盲目站在政府或民眾一方,而是要找出政府與民眾之間共融之道,才是香港電台的使命,亦是現今媒體最缺乏的一種態度。


凡事都可以賴中國

現今世代,無論遇上問題有多複雜或多簡單,解決問題已變成了一個難題,於是大家都採取一種「賴」的態度,令自己好過一點便是了,卻不再去解決問題了。

工作不順,是上司忌才,或同事阻礙,不再反省自己的工作態度和能力。
子女不乖,是老婆不懂教導,或老公縱容,刻意忽略自己對子女成長教導的責任。
自家貧窮,是被富人剝削,制度不公,不去反省自己有沒有努力過。
親人離世,是醫生草菅人命,是護士失職,自己卻不曾理解病情。
生意失敗,是銀行落雨收柴,財務公司迫人太甚,而不去反省自己管理不當,經營不善。
身體不適,是人家傳染,或天氣突變,卻忽視自己的壞習慣,沒好好保護自己及保養身體。
買不起樓房,是政府縱容地產霸權,官商勾結,自己卻從來沒有儲蓄計劃。

今天大家再簡化「賴」這個程序了,就是把一切責任歸咎於大陸︰
工作不順,是大陸人搶了我們的機會。
子女不乖,是大陸過來的同學及老師教壞子女。
自家貧窮,是大陸人掠奪我們的財富,掠奪我們的資源。
親人離世,是吃了大陸製的食品或醫藥。
生意失敗,是大陸人以不道德的經營手法,以賤價搶生意。
身體不適,是大陸人通街播毒。
買不起樓房,是大陸人用黑錢買起了香港的樓市。

而歐美各國亦繼哥倫布之後,再發現新大陸~中國,把自己近年的經濟衰退,社會不安及新冠疫情失控等問題全推到中國身上,「賴」中國已成為新常態,而不再探究及解決問題,也許閣下大便不通,可能都是喝了東江水之過。




活在沒有真相的世界

今早太太跟加拿大親戚談及近一年香港暴動問題,原來在加拿大,傳媒所報導的,香港只是普通的示威運動,他們未看過破壞地鐵、私了等暴力場面,太太分享了火燒異見人士的照片給親友看,親友看後頓覺驚訝,原來香港暴力程度極端至此,其實最恐怖的,不只是放火燒人,而是普羅黃絲的言論,網紅蕭若元力指受害者是戲子(隨後為言論道歉),更有不少人在網上留言「抵死」等涼薄說話,我在社交媒體發聲譴責,惹來大量黃絲罵我是非黑白不分,又問我為何不譴責警員向年輕人開槍事件,我覺得這種對受害人幸災樂禍的態度比火燒人更可怕,更不分是非黑白,而全球傳媒的操守帶來我另一種恐懼,就是以往我們依賴提供事實真相的傳媒,現在都不求真相,只求以傳媒身份宣示自己的立場態度,我們現在正活在一個沒有真相的世界,唯有做好自己,對身邊人好一點,把自己的世界縮小至可掌控的範圍,一切才來得真實。

2020年6月21日 星期日

人心崩壞,世界大亂

繼低估新冠肺炎疫情,George Floyd之死引發全國示威暴動,再來前白宮安全顧問博爾頓新書出版,全都衝著特朗普而來,又剛好北韓在這個時候跟南韓反臉,另一邊廂,歐美民主大國為肺炎疫情及港版國安法聲討中國,中國和印度又爆發邊境衝突,跟著中美高層突然在夏威夷會面,一切來得巧合,還是早有鋪排?藍絲為特朗普的煩惱而心涼,黃絲為各國圍堵中國而興奮,其實,新冠肺炎死了那麼多人,George Floyd之死引發連串仇警及暴力事件,南北韓中印大戰在即,大家都好像樂見其成,當大家在擔心國安法的同時,又有沒有人擔憂人心崩壞,世界大亂呢?

誰在改變

我很多朋友都指責湯家驊向中共賣友求榮,轉軚做建制,但我每次看傳媒訪問湯家驊,我沒感覺到他有什麼改變,他依然理性,表現專業,亦沒有唾棄民主,依我對他的理解,湯家驊只是用溫和協商的態度與政府及中共相處,從而為香港找出一條民主道路,這是我以往支持公民黨的原因,因為其理性專業,可惜,近年來公民黨愈走偏激,方向明顯是拒絕融合,甚至走向分裂國家,擁護黑暴,支持攬炒,遊走於港獨勢力之間,這已經不是我認識的公民黨了,所以,究竟變的是湯家驊,還是公民黨呢?可能兩者都在變,我自己往內地跑,往外國跑,對中國,對民主大國的態度也有所改變,但誰在變好,誰在變壞,讓時間証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