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2月31日 星期四

失智年代


以往我很欣賞的傳媒人、作家、評論家、創業家等等,經過反修例暴動、社會兩極化的洗禮後,都好像失去了智慧及知識,我早前看了前立法會議員的一個視頻,訪問一位資深傳媒人,這位資深傳媒人談及為何港版國安法會令香港人害怕,他說美國BLM示威,都沒有一個示威者因國安法而被起訴,反觀香港,警察濫用國安法控告普通市民,我一向都好欣賞這位傳媒人,因他思路清晰,客觀持平,但竟然出現如此基本判斷上的錯誤,美國BLM運動乃種族抗爭,黑人從沒有提及獨立或要分裂美國等口號,如何用國安法入罪?回望我們香港,示威者的口號是「香港獨立,唯一出路」,以國安法起訴卻理所當然。

又一位我以往很欣賞的才子作家,在一個電視訪問中談到俄國共產革命,談到列寧趁沙皇親征第一次世界大戰而奪取政權,再殺沙皇全家,聽落列寧及其領導的共產黨邪惡無比,沙皇好像被奸人所害似的,實情是俄國在十九世紀末至二十世紀初,俄國政府腐敗不堪,貧富懸殊,農民、工人長期受貴族權貴嚴重剝削,Bloody Sunday血腥鎮壓平民百姓,至令共產理念興起,才令共產黨有機可乘,才有十月革命,談歷史,必須分析前因後果,絕不應斷章取義,誤導觀眾。

另外有一位出色的創業家在一個研討會大談科技,他說著科技帶給我們豐富的資訊,讓我們主宰資訊世界,似乎他對網絡背後人工智能的運作一無所知,其實我們每天從網絡得到的資訊,只是背後的人工智能因應大數據及個人喜好feed給你,你以為自己有選擇,其實不知不覺間你看到的、聽到的,都只是經過篩選才給你看,我們從來沒有主宰網絡,相反是被網絡支配著,美國已有很多研究指出這些問題,想不到一位科創企業家會如此天真,反而同台的地產暴發戶能指出問題所在。

反修例暴動不單只破壞了我們的道德觀念,讓我們離棄法治,在反中反共的氣氛下,我們還放棄了客觀持平,放棄了真相,放棄了知識,放棄了智慧,走向失智。


2020年12月22日 星期二

事事立場先行,黃藍走火入魔

 


現今香港人,事事立場先行,在人際關係上,識朋友,先辨別藍黃,遇上非我族類者,輕則疏遠,嚴重則反目,婚姻關係亦然,輕則長期冷戰,嚴重者,離婚收場,在日常生活上,在外飲食或購物,黃人揀黃店,藍人拒黃店,簡單如看電視,黃人拒看TVB,藍人拒看ViuTV ,在工作上,服務提供者亦要先介定黃藍,例如有黃醫生、黃護士刻意給予次等服務給警察,也有傳警察在執勤時刻意留難黃人,更恐怖的是,大家對一些道德上的判斷,亦以立場先行,上月西貢白沙灣發生消防車撞死美籍哥倫比亞男子的嚴重交通意外,有藍人竟然興高采烈大叫「抵死」,皆因消防員在反修例暴動中被黃人介定為手足,而暴動幕後黑手被篤定是美國,所以將一個消防員駕著消防車撞死美國人的慘劇竟然被藍人視為喜訊,上星期藍營代表人物李偲嫣因病去世,事後驗出患上新冠肺炎,黃人又呼天搶地大叫「抵死」、「最好藍屎全患武肺死」等惡毒留言,雖然我絕對反黃,但我早說過,藍營亦幫不下,因為兩者皆事事以立場先行,早已超越道德法治底線,已進入走火入魔的地步。

昨天跟內地朋友微信閒聊,他說:「香港是個怨氣沖天的城市,你都是及早回祖國養老吧!」,我都不得不認同,跟內地朋友可以暢所欲言,隨意的飲飲食食,最緊要的是,遇上任何天災人禍,不會有人幸災樂禍,落井下石,不知不覺間,內地人的道德標準都爬升了,相反,香港人的道德標準已崩潰了,早前有香港年輕人呼喝我們躝返大灣區,我想都是時候了。

2020年10月15日 星期四

從美國兩黨政治看人性變化


我所理解的民主,是通過合資格民眾選舉制度選出政府領導人,展示民眾主權及意願,還看這幾十年來美國歷史,美國對外及對內政策真的展現著民主制度的真諦。

既然是人民作主,當然以人民的意願為依歸,所以政客要了解民情,先要從人性出發,我發覺我們人類這種生物有一特點,就是在慾望中不斷輪迴,先是要照顧三餐溫飽,照顧好自身安全,進而追求名利,但又在長時間追逐名利的過程中,感到疲倦抑鬱,又想停下來,滿足於三餐溫飽的簡單生活,一輪簡單生活過後,又想重振雄風,展翅高飛,就是這循環不息的心態,造就共和民主兩黨的出現及設定。

依我觀察所見,民主黨著重內務,專注民生,在民主黨當政的年份,通常較多福利政策,縮窄貧富差距,亦較少發動大型戰爭,以保財務穩健,看看克林頓及奧巴馬當政時期,都是美國較穩定的時期,經濟雖未見騰飛,但不會大起大跌,克林頓令美國錄得久違了的財務盈餘預算,奧巴馬上任後更以8年時間扭轉2008年金融海嘯對美國的破壞,反觀共和黨,較著重外交成就,內務上偏重商界利益,所以在共和黨當政時期,會有較多外交磨擦及戰爭,經濟較為波動,在老布殊及小布殊當政期間,先後發動了兩次海灣戰爭,在1987年列根當政期間因美國加息而導致87股災,2008年在小布殊當政期間因美國本土次按危機觸發金融海嘯,再講遠一些,美國1929年的大蕭條,當政的亦是共和黨,當然,在大跌前共和黨的政策也造就經濟、股市或樓市的大起啦!只是製造出來的泡沫由民主黨收科囉!

說了美國歷史,再結合我第二段所談及的人性,便知道為何只要有兩個黨,便足夠滿足人性,當美國人經過了一段時間的平淡生活,思緒上開始追求衝擊,這個時候,共和國的大美國主義,刺激經濟方案,便會吸引到平淡已久的民眾,但當發現大美國的代價是連年戰火,百業蕭條,民眾又再依戀安穩及三餐溫飽的日子,民主黨便上場了,總的來說,只要照顧好人性的兩種變化,兩個黨便足夠了,亦容不下第三個黨。

還看先進的民主國家,都是以兩大黨為主軸,如英國,都是以保守黨及工黨輪替,台灣的民進黨及國民黨亦然,回望細小的香港,政黨看似多,還離不開建制及泛民兩個陣營,說到這裡,大家應該明白,為何中國可以或應該以一黨專政啦!




2020年10月2日 星期五

電影建立了我們的價值觀


人類在不同年代都受著不同媒體的影響,形成了核心價值,在電視、收音機出現之前,書本、報章、刊物佔據了我們的眼球,電視、收音機的出現,更佔據了耳朵,誇張一點說,今時今日互聯網已支配了我們的生命,今天想談談電影怎樣素造我們的價值觀。

小時候我很喜歡看西部牛仔片,片中都是講述牛仔怎樣打敗濫殺無辜的印第安人,說著好像印第安人侵佔白人的家園,白人是正義,印第安人是邪惡的,長大後才發現剛剛相反,原來是白人強搶印第安人的土地,催毀原住民文化,完全顛倒事非黑白。

又說到小時候,爸媽灌輸我國民身份意識,跟著爸爸帶我去看日本侵華電影,我便討厭了所有日本人了,覺得日本人是邪惡的,喜歡殺戮的,直到長大後認識到日本朋友才能改觀,讀過歷史,才發現殺戮不是日本黃軍的專利,而是各國政治家及軍閥的武器。

前陣子聽到一位在香港頗具份量的經濟分析師談及美中角力,是一場正邪對決,明顯所指美國代表正義,中國代表邪惡,這也代表著很多香港人的想法,畢竟香港人都是喝荷里活電影的奶而長大啊!有那一齣荷里活英雄片、科幻片不是由美國拯救世界?邪惡一方離不開前蘇聯、俄羅斯、北韓或伊朗,預視得到中國很快在電影中會加人邪惡大軍,意圖統治或毀滅世界。

近年中國都不示弱,看過<<流浪地球>>,繼遠古<<中國超人>>之後,終於再由中國人拯救人類,又是新一套價值觀的建立。



把問題簡單化


我常常聽到一些藍絲批評黃絲常把問題複雜化,我覺得剛好相反,昨晚跟一位從網絡平台上相識的香港朋友談及香港道德淪亡,社會兩極化,價值觀歪曲,人變得暴戾、不理性,不是一個適合孩子成長的地方,甚至不是一個適合正常人生活的地方,大家都對此認同,但我們對問題分析上就很大差異,他只覺得一切都是林鄭的錯,林鄭只聽從共產黨的指令行事,令香港落得如斯田地,其實這麼複雜的問題,真的源於一人及一黨?我整晚在不同領域上跟這位朋友探究前因後果,題目包括香港官員的政治觸覺、新冠肺炎疫情、美國大選、中國的野心、中國政制發展、統一台灣、一國兩制的失敗及「支爆」等等,我發覺香港人出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就是把問題簡單化,許多時把問題根源都會簡單地扯上林鄭、共產黨,但從來沒有思考為何林鄭犯錯,犯了什麼錯,犯錯的影響在那,對共產黨的動向不加思索,一跳就總結共產黨一心打壓香港及台灣的民主自由,我不再在這裡闡述我對以上題目的看法,畢竟之前講得太膩了,我只想說,很多香港人對國際政治形勢、經濟運行,國家發展等領域乃一無所知,對每件事件的前因後果都不加以思考,簡單總結,人云亦云,香港人在反修例暴動一年間忽然政治,根本無法應付海量的網絡資訊,與其說香港人在反修例暴動中得到政治醒覺,我倒說是政治昏迷較合適。

我跟這位朋友談至深夜,詳細闡述了我對每個問題上的分析及看法,最後都一如所料,在沒有回應下終結,可能夜了,睡了。


2020年9月13日 星期日

香港人新常態

 

半島酒店房間被Staycation客人破壞,香港酒店工會發炮譴責,經過時代革命洗禮後的香港人,應該會這樣回應問題:
1. 有咩咁大件事,我哋破壞嘅都係死物。
2. 我有我嘅自由!
3. 我有交稅架!
4. 告我都唔怕,坐監會令人生更精彩


2020年9月12日 星期六

香港人的怒吼與政苦的回應


香港人︰打壓言論自由

政苦︰是啊!給你們言論自由,每天你就只會咒罵警察,侮辱中國,鼓吹仇恨。


香港人︰干預司法、立法

政苦︰是啊!給你三權分立,就天天拖著政府施政,癱瘓政府運作。


香港人︰警察濫捕

政苦︰是啊!給你們上街示威,你們又襲警燒車堵路。


香港人︰加油

政苦︰是啊!你們把汽油都灌進玻璃瓶了。


香港人︰拒聽年輕人的聲音

政苦︰是啊!聽來聽去,都是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五大訴求,缺一不可,近期多了一句香港獨立,唯一出路。


香港人︰封大陸關

政苦︰是啊!大陸一早已封香港關了。


香港人︰窒礙民主進程?

政苦︰是啊!給你們民主的話,等於以上都給你們,後果不堪設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