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5月30日 星期六

八國聯軍重現?

中國威脅論經新冠肺炎後被歐美各國實踐化,吹起圍堵中國,孤立中國之風,甚至有香港人帶著欣喜的態度期望八國聯軍重臨,以為可以解放香港,恢復殖民統治,可是,今時不同往日,恐怕他們的期望要落空了。

首先,1900年的中國,是國勢急劇走下坡的中國,而歐美國勢乘著工業革命、帝國主義及民族主義的興起,國勢有著急速上升的勢頭,中國根本無力抵擋八國聯軍,但今時今日,中國崛起,軍事力量不比任何歐美大國遜色,相反,隨著人口老化,經濟日衰,歐洲國力大不如前,此消彼長,中國再不是歐美大國眼中的病夫,而是捍將。

1900年的中國人民,在清政府的統治下,貧困得令人意志消沉,教育不普及,令文盲率高,知識傳播緩慢,加上鴉片的毒害,民族意識薄弱,面對強敵,滿漢難有團結抗敵之心,相反,歐美、日本等在當時民族意識旺盛,舉國支持對外擴張,以壯大其民族優越感,軍隊戰鬥力當然比人心渙散的清兵強,但近年中國打著民族復興的旗幟,強化國民意識,取替個人崇拜,中國人還像當年可任意被踐踏麼?

再者,在反全球化及民粹主義興起的勢頭下,歐美各國已經不像以往那麼團結,加上美國近年以「美國優先」為口號,打壓不少盟友,試問面對著一個拒絕照顧自己的「大佬」,你還會為他賣命嗎?要攻打中國,不像1900年的那麼輕而易舉,而是必然要付出沈重代價,各國必有自身的考量,要組織起來齊心攻打中國,談何容易。

中國唯一比1900年不濟的,是漢奸何其多,在國內,在香港,在海外,都有不少華人想中國倒下,在香港,更有不少人想再次被殖民統治,組織反中辱華活動,成為外國亂華的棋子,此乃中國最大隱患。

總的來說,中國已不是大家眼中昔日的東亞病夫,要中國再次倒下,還可不費吹灰之力嗎?中國倒下,大家會有更好的生活嗎?這場世界大戰,真的值得大家期待嗎?

2020年5月29日 星期五

中美大戰,香港、台灣成戰場

這幾天看著香港股市,波動異常,十分鐘內波幅可達幾百點,而且成交大,不難估計背後有無形之手,舞高弄低,再細看買賣方,不難發現美國一些ETF大手沽貨弄低,有人立即掃貨弄高,大概是祖國派來的國家隊吧!香港已成為中美爆發金融戰的戰場。

再看台灣,更加危險,同樣用硬手段試圖突破外交,試圖擺脫中國在國際上的封鎖,甚至藉中美不和企圖反客為主,站在圍堵中國的一方,民進黨在美國的支持下節節勝利,蔡英文頗有氣焰。

香港人叫獨立,觸動了中央政府的底線,恐怕台灣人叫獨立,甚至官方領導搞獨立,同樣觸碰到中國的底線,但中國主動出擊香港,用的是紅色資本及法制,但出擊台灣,必以軍事進擊,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不過,當你否定同根生,相煎可太急。

沒有一個戰場內的人民會活得好,著得暖,各位自重。


2020年5月25日 星期一

丁蟹都可以是正義的化身

早陣子我呆在家中,翻看無線神劇《大時代》,當中由秋官飾演的丁蟹,性格鮮明,常以暴力解決問題,常常以為自己在幫人,實際是害人,闖了禍,害了人,又說要補償,結果補償至毀人全家,奪人性命,還找藉口把自己所作的孽合理化,安然又幸運地走到人生的高峰,卻得意忘形地倒下來,最後在牢獄中渡過餘生,可惜死不悔改;一向黃絲都以丁蟹形容藍絲,但我覺得黃絲演丁蟹更入型入格;昨天黑暴重臨,又翻轉了香港,網民鼓掌,說香港還有希望,我想問,有什麼希望?有路人因移開堵路物而被私了,有律師與暴徒理論而被圍毆,媒體刻意不報導私了新聞,連律師會譴責暴力聲明都被忽視,黑暴年輕人說著為香港未來及為香港人而奮戰,但我只見有破壞,沒建設,這跟丁蟹無異,以暴力傷害別人,再美化自己暴行,可怕的是,當年劇集《大時代》的觀眾都為丁蟹的行為而憤怒,今天的觀眾竟然為一群無法無天的暴徒而鼓掌,香港人全都變了丁蟹,恐怕有了國安法,再加國民教育,都改不了丁蟹們的想法,香港可能要建勞改營,才是辦法。

2020年5月24日 星期日

民主變成宗教信仰,容易走向極端

我在上一編提到,很多香港人信奉民主,把民主變成一種宗教,是絕對正義的,是站在道德最高地的,以我認識,除印度教外,大部分宗教都沒有包容性,只信唯一的真神,其他宗教皆是異端邪說,沒有討論空間,就跟我與民主信徒討論我的政見一樣,他們只有否定,沒有任何討論空間,除了沒有包容空間外,教徒亦很容易受教派領袖及傳道者所影響,當教派領袖告訴信徒,誰是天使,誰是魔鬼,信徒絕不會亦不可質疑神的指示,塔里班及伊斯蘭國把歐美各國形容為魔鬼,就算對異教徒割喉斬首,都受讚頌,回望香港,當中國人及共產黨被民主大國定性為民主世界的妖魔,與中國切割變成脫離魔抓,自認是中國人,說普通話,讚美中國都變成罪惡,即被民主信徒圍罵,甚至私了,而部分民主信徒視私了為斬妖除魔之舉,最後民主信仰反變成邪教般導人走向殺戮,變得極度危險。


泛民主派真的一心想亂港?

港版國安法還未頒布,李柱銘、陳方安生、黎智英、黃之鋒等成為被捕大熱門,今天想討論一個爭議性的問題,他們真的是一心賣港賣國?他們的品德真的是如此卑劣麼?我不排除有部分人有收受利益而為外國「辦事」,但我相信有些真的一心為香港好,只是因走歪而闖禍。

歐美大國多年來宣傳民主乃普世價值,而香港人在殖民時期英式教育下,也不知不覺被灌注了這種對民主的信仰,我以往也認為,民主選舉可確保由人民憑集體智慧選出有能者領導政府,可惜從近年民粹主義抬頭,人民只被政棍、偽媒的擺佈下選出不堪的領袖,我開始不信任民主,但是,很多香港人卻早已把民主變成終生信仰的宗教,更把中國及共產黨標籤成民主的敵人,有如魔鬼,所以在97年後,我覺得香港菁英對回歸後50年不變出現差天共地的理解,民主信徒一直不信任民主大敵-中國共產黨,希望為香港用50年時間建立民主政制,以阻擋中共的滲入,而近年香港的年輕人更想脫離中國,爭取香港獨立,而像我這般的中國香港人則認為用50年時間和祖國接軌,相信到2047年的中國,將有完善的政治、社會、經濟、文化的體制,兩制可望達至融合,從以上看來,兩者方向簡直是南轅北轍,加上港獨思維,更各走極端,因而產生近年的激烈衝突,但從正面角度看,大家都認為自己為香港好,但大家的路向完全相反,而泛民順著本土激進派的思潮弄至對港府及中央寸步不退,與勇武不割席,不篤灰的攬炒態度,更觸發中央再不能容忍以暴力脅迫分裂國家之勢,結果弄至今天由中央為香港立國安法的田地。

2020年5月23日 星期六

誰是蝗蟲

昨天看才子陶傑面書提到,香港人再出發,原來是移民,夜來再看蕭教主的視頻,發現他已身處台灣,視頻內容都是鼓勵在港「手足」努力及鼓勵大家移民,今早又見另一黃營核心人物王喜提到「找一個比較安全的地方跟你們的小朋友過未來」,一個港版國安法,還未有細節,未有頒布日期,已令香港人雞飛狗走,不知何時開始,香港人就像驚弓之鳥,凡事都自己嚇自己。

說到移民,既然在多年來大家都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又不滿香港這個那個,又終日恐懼共產黨,為何留在已回歸祖國的香港?一早就應該移民啦!如果說你們愛香港,所以不捨,那為何要「攬炒」,當日你們說要以「攬炒」和中共拼死一戰,為何懼怕一條國安法而離開?今天,香港已被你們破壞殆盡,要你們負責任,你們便選擇離開,你們怎樣面對沒能力離開的「手足」?當天說什麼齊上齊落,你有能力帶他們離開嗎?你們最對不起的,是我們這群單純只想安居樂業,過平淡日子的香港人,飯碗都給你們打破了,你們現在可以拍拍屁股便離開,去呼吸你們所謂自由的空氣,想到這裡,我要窒息了,我看不到你們在反修例暴動中所表達的高尚情操,更看不到那股拼死一戰的決心,只見你們不負責任,貪生怕死,從中大橋,理大事件,我早已看透,你們就是只會煽動別人做傻事,自己坐在背後坐享其成的一群,出事了便四處逃竄,你們是什麼?我想說,你們不是曱甴,你們是蝗蟲,看,你們一樣把香港吃光了便跑到別處,跟蝗蟲無異,你們不承認是中國人,也不配做香港人,投胎做蝗蟲吧!



2020年5月22日 星期五

給兄弟朋友的一封信

兄弟、好友、孩子,

很久沒見,你們好嗎?可能大家都忘記了我,因為我隱藏自己接近一年了,我不見大家,主要因為不想見,不想見,是因為你們傷透我的心,每當我在面書,在Whatsapp群組看見你們帶著涼薄的語氣侮辱中國人,每當你們轉載辱華文宣,每當你叫那些自稱中國人的香港人躝返大灣區,每當你以「支那」來稱呼中國人,我感覺我正正被你們侮辱、謾罵,因為我是一個中國人,當內地朋友跟我說,中國同胞仍然愛香港,他們以為辱華的只屬少數,我無言以對,因為我的親友就是大家,而大家正在天天侮辱中國人,對著中國同胞,我真的說不出口,辱華者是我身邊的大多數,我只好躲起來,盡量不見任何人,好讓自己不受傷害。

未來不知會怎樣,如果你們成功了,即代表我真的要離開大家,因為你們不歡迎我,若你們失敗了,我亦不想見到大家窮途末路的樣子,所以最好大家都不見面,不接觸會更好。

祝各人身體健康

你的兄弟,好友,前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