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5月10日 星期一

新彊種族滅絕的謊言

我曾到過阿美尼亞的Armenian Genocide Musuem,從阿美尼亞人口中講述被土耳其人種族滅絕的歷史,了解到種族滅絕,血流成河的可怕,到了今天,一邊聽到各大傳媒鋪天蓋地的說著中國政府在新彊正進行種族滅絕,屠殺維吾爾人,摧毀回教文化,另一邊廂看見友人在新彊旅遊,而且是自駕遊,到訪回教寺,在街上都是維吾爾人或回族市民,若果真的有種族滅絕的存在,維吾爾人還敢自由自在的逛街消遣?有香港人還辯駁說,維吾爾人是被一車車送入集中營被屠殺的,如果共產黨話要屠殺香港人,你還敢出街,我又當你勇敢地繼續上街抗爭,你還有心情在抗爭期間「行街、睇戲、食飯」?最有力証明新彊種族滅絕乃西方的謊言,就是中東回教世界的回應,這些結合皇權與神權的國家,宗教比任何都重要,如果有人話要滅絕回教徒,摧毀回教文化,伊朗、沙特阿拉伯、約旦等國怎會不發動聖戰?反而是一眾歐美國家出面捍衛回教徒,而過往幾十年,回教徒最討厭的國家,就是這些歐美大國,尤其是美國,我到過伊朗、約旦等國,雖然他不憎恨歐美人民,但對其政府在伊拉克所做成的破壞,對回教的不尊重,就痛恨不已,如果新彊真的出現種族滅絕,回教世界必會發動聖戰,怎會讓基督徒來捍衛?

2021年5月6日 星期四

民主倒退?

中央完善選舉制度,減少立法會直選議席,收緊參選提名機制,如果以人民投票權及參選權量度民主的話,任中央、特首、高官、政客怎樣闡述,我都覺得是民主倒退,完善選舉制度只是包裝而已,目的就是要沒收民權,我不相信什麼滅罪委員會、同鄉會等能代表多少民意,跟著新聞自由、言論自由亦會受打壓。不過,當大家罵著民主倒退的同時,又有沒有想過為何落得如此田地? 2019年的反修例暴動,當有香港人高舉「香港獨立」的旗幟,當年輕人咒罵我們是「支那」,當教育界、社福界、醫護界、傳媒、泛民主派政黨等都齊聲支持示威者,對暴徒採取「不割席,不篤灰」的態度,就應預視到會有今天的下場,除非你真的推翻共產黨,但我從不覺得香港人有此能力,當民議是反共仇中,但共產黨又不如香港所枇那麼脆弱,相反,疫後管治更見穩固,香港被被沒收民權,民主倒退,收窄言論空間,乃必然結果,相反,我覺得共產黨只用法律及制度來加強控制香港人,而不是用武力壓制,已是萬幸,還讓你有移民的自由,民主倒退,乃治亂局的必然手法。

2021年5月4日 星期二

愛與恨是沒有理性的

有一位友人曾說,不可太愛一個人,否則分開時會傷心欲絕,但我提出的問題是,愛真的可以調節嗎?在我的尺度,就只有愛與不愛,或者恨與不恨,皆因愛與恨從不理性。當「愛」上一個人,看她/他做什麼都是美的,她/他說什麼話都是甜的,當愛變淡,你會開始對她/他做的和說的失去了知覺,這是「不愛」的開始了,當愛轉化成「恨」,她/他幹什麼都看不過眼,她/他說什麼都難入耳窩,足証明愛與恨都是不理性的,而怎麼會愛上一個人,或仇視一個人,想真一點,也不是以理性作決定,許多時單靠外貌或甜言蜜語,你會不自控地愛上一個人,當然,單靠外貌或甜言蜜語而建立的愛,通常不會長久或不穩定,而仇視一個人可以更不理性,可能單看國籍、人種、職業,你都可以仇視一個人。